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活着就是王道

于娟,32岁,复旦大学青年教师,一个两岁孩子的母亲,乳腺癌晚期患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远走的人们  

2007-11-11 15:43:00|  分类: 生活在别处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M去了瑞士,然后伦敦澳大利亚的,一圈两年.
走得那天没有见面,也没有说bye,因着不在上海也没有去她的farewell party,这也好,让我有种错觉就像她还生活在我生活的城市里,甚至还住在我的隔壁,甚至,会冷不丁打个电话让我和她搭伙做饭,然后还会以一贯的太麻烦要穿裤子的理由拒绝之.
 
solveig回去了挪威,一别可能不止两年还要聚了.
她是专程跑了半个地球来和我合作paper的导师,同住在CROWN PLAZZE的时间太久,以至于当真住出来了感情,她跳上出租车仍喊着挪威见,我图留风里,裹着围巾,站了良久.于情于理是应该送她的,可是我实在实在不想在机场流泪,那样让我觉得很痛,于是找了要交论文的理由临阵逃脱了.
 
圆圆一日发来个消息,说她已在北京了.
圆圆去北京是早有预料的事情,甚至提不上突然,只是那么一走,大家聚的时候,这个永远聚会迟到的人成了缺席的人.
 
W要去加拿大,但是设若不是solveig告诉我,或许我永远也不可得知.天远山远人远,已经远了,何妨再远一些.大哥一样的人,远了又远,我丝毫不知.想着想着,想到当日的漫天大雪.
 
我没有走,我仍然在原地.请不要再告诉我,任何人,远走的消息.
 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0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