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活着就是王道

于娟,32岁,复旦大学青年教师,一个两岁孩子的母亲,乳腺癌晚期患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心恨谁  

2009-05-21 17:10:00|  分类: 成长的声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相交已久且阔别多年的F从美国回来,两人约在距她酒店不远的衡山路见面。

天正下着毛毛雨,暮色里衡山路依旧弥漫着老上海迷醉颓腐得有些微甜的味道,路边枝繁叶茂的杨树历经岁月,枝干上昔日情侣的姓名依旧斑驳可读,酒吧依旧是那些酒吧,OLD TIMES,FULL HOUSE,诸如此类,暧昧幽暗的灯光里时不时飘出舒缓抒情的曲调。我和F打趣说,我们不是昔日情侣可真浪费了这般的浪漫场景。

F随手遥指一间不是很起眼的吧说,我们到里面坐坐吧。我应声尾随。复古装修,木梯狭而窄,踩上去咚咚作响。等拾级而上坐定了,蓦然发现,我最后一次在上海泡吧,也正是这间店,想想已然六七年前了,也是夏初的日子,和天蝎一干人马,坐的是正前方十点钟的位置。

F感慨时光荏苒,我说,他唱的歌我好像都没有听到过。F笑着说,你和我,都老了。

我有些游离,下巴抵着手臂,趴在木栏杆上看楼下那个深情咏歌的吉他手,弹唱者的是个平头男孩,看不出年纪,但是我想绝对年轻,因为唱情歌的时候深情而投入,只有心灵年轻的人才会有对爱情那么投入的神情。他唱得歌并非我都没有听过,但是听来听去,即便听熟悉的歌,灯火阑珊里听到的感觉却只有恍如隔世。

我问F是不是我真的老了,或者,是心老了,我现在只有兴趣谈生活和事业的话题,没有兴趣想爱情。F笑,说,可能我们都没有经历或者,没有失去过真爱。

可是,爱又是什么呢?

酒吧随着夜深而渐入沸腾。F和我相视莞尔,我们如同修行颇深的老尼,看着人世繁华纸醉金迷,神情悠然,心静如水。

值得一提的是,MIT的女博士到底有所向披靡不能阻挡的魅力,即便我们这样静静坐在角落有一搭没一搭闲扯着,F还是不可救药迷倒了酒吧临桌的男人,以至于服务生端来两杯别人付账的红酒。我们并没有如七八年前那般年轻气盛而拒人千里,我们会微笑,凌空举杯表示感谢,所谓笑纳。当然,我只是笑并没有纳,因为我在哺乳。

我没有想到我和F都失去了所谓的泡吧兴致,甚至没有到酒吧沸点来临,就早早便打算离开,推门而出,雨声淅沥。F说,我在美国的时候一直怀念衡山路的酒吧,但是现在,觉得酒吧已经不属于我的生活了。

我没有作声,暗想不知什么时间,会和哪个再来泡吧了。

 

人生看来是个分段函数,三年五年,而或十年八年,但凡岁月流过,时间这个参数一变,人的心境和性情便也不能与旧时相比。我的人生看来真的进入另一段函数了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6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