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活着就是王道

于娟,32岁,复旦大学青年教师,一个两岁孩子的母亲,乳腺癌晚期患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是交大人,死是复旦鬼  

2011-03-11 11:39:00|  分类: 癌症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光头每日上班,要横穿整个上海市,一日将近做五个小时的地铁沙丁鱼,等回到家差不多我已经一觉睡好。一日光头回家,闷声说了一句“今天听说交大校长开会的时候提到你了。”
交大校长?我懵了,交大校长?光头在交大混了十五年,估计校长都不知道有他这一号,而我已经离开交大十年,充其量只是交大校友和交大家属,交大校友和交大家属成千上万,交大校长怎么会知道我?
“你说的是复旦校长吧?交大校长怎么可能知道我?”
我想了一会,问光头。谁知道,陪床上,只能听取呼声一片。光头太累,我们的对话往往如此。
第二天光头一早出差去河南。是交大校长还是复旦校长提到我的话题一直没顾得上提起。平常人很难想象我们家庭的超负荷超速运转程度,我们的话题和时间都用在我是否身体骨痛、咳嗽、化疗反映如何等等,对于外界什么信息什么关注,从来都不是我们的关注。
直到我看到朋友转发我的微博,我才看到原来真是交大校长关心我了。

怎一个“晕”字得了。
更晕的是,今天我收到了交大张杰校长的亲笔信。他在信里说,交大人是永远站在一起的。这句话让我突然记起第一个陌生拜访和捐助的人是交大校友,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也没有见过他,当时我卧床,他没有走进房间,扔下一个信封就不见了,信封里除了人民币只有一句话“SJTU是一种血缘”
我拿着这句话坐在床上整整一个晚上。

我从来不会去提我是交大人,其实我更少去提我是复旦人。当学历变成一种商标,尤其这个商标碰巧是名牌的时候,我个人更习惯于掩饰这种可能被人误认为显摆暴发户的标签,让别人从无印良品开始接受我。但是我是交大人,我是复旦人,这是无可更改的人生。

我不会给交大,不会给复旦丢人,我会如张杰校长所说“乐观坚毅、顽强拼搏,笑对人生”。
交大人+复旦人。我希望我拥有SJTU的品质,FUDAN的精神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378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