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活着就是王道

于娟,32岁,复旦大学青年教师,一个两岁孩子的母亲,乳腺癌晚期患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高中日记之二 裙 (代发于娟生前的文字)  

2011-04-26 16:37:02|  分类: 成长的声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写在前面:   一个月前,高中时的恩师——济宁一中孙伟老师来上海看望于娟,并且带来一份特别的礼物:她高中时亲笔写下的一本周记。辞世前,于娟同意我们代她发表这些周记,这才有了4月14日首次发表的两篇高中日记。

    今天是老于的头七,从今天起,我们将陆续发表老于过去的文字。这是对她最好的纪念,也是对关心她的网友的最好报答。

 

 

回家开锁推门,发现一着长裙的“丽人”在镜前左右顾盼,惊奇地跑过去,发现是满脸绯红的妈。如果我是谢斐或者张艳丘,肯定会“哇——”?(听起来像婴孩哭)的一声大叫,表示“惊艳”,可我不习惯那种表达方式,于是我兴奋地上下看妈的装束,并学男孩子吹那种极不怀好意的口哨。

“行了行了,不学好”,妈嗔怪(我明白她是“心虚”,“先下手为强”的招术给我警告)。我没作声,仍索性把口哨吹得更响,把两眼盯在妈的衣着上;本是穿牛仔裤和蓝羊毛衫的妈今天穿了一件及膝的米黄呢大衣,大翻领很漂亮,大衣衣摆下,是条长长的咖啡色裙,裙摆也很大,大概能旋出朵大大的裙花,我央求妈转几转,可妈不同意,怕羞吗?谁知道!可推推搡搡之之后,妈竟大方中露点羞涩地问我:“怎么样?好不好看?”

“我看,还凑和”。我笑着点头。“你最好再来点淡妆什么的”我出馊主意。

没想到,妈竟不笑了,只淡淡叹了声气,那声叹气让人觉得很沉,刹那间,整个屋子里的笑声和快乐都凝固了。

妈坐在床上,似乎对她的裙没了什么兴致。我没说话,我知道妈在想什么。

果然很久以后,妈才故作轻松地开了口。她给我讲了段裙的故事。她说她小时候有件小小的花裙子,十多岁时有一件黑色的长裙,可到我这个年龄——最该穿裙的年纪,只能穿绿军装,裤腿能装进妈纤细的腰的肥军裤。后来,便工作,便结婚便有了我……

她没讲下去,可我知道,后来她又顾事业又顾家,而且整天风尘仆仆天南地北地出差。她哪里又有时间穿裙呢?

“唉,有了时间又有钱买裙子,可岁月侥人,穿又穿不出去了……”妈慢慢说,语气有些悲哀有些无奈又有些——不甘心。

我知道,我知道,妈是个爱美的人,虽说她平日穿得随便。我也知道,妈很怕老,有一次我背“最是人间留不住,朱颜辞镜花辞树”竟背得她泪流满面,我也知道,妈在所有衣服中,最喜欢裙。因为我不适合穿裙,所以妈才没有了在我身上重视当年着裙装之她的梦想。

然而,因为她的年龄她的老,更因为别人的目光与看法,妈却不能再拥有美丽的裙。即使要拥有,也只有避着众人,包括爸。而着裙装的女子,往往的目的,不是单单穿给自己看的。

妈换下了衣服,依旧是与我一样的牛仔裤和羊毛衫,她常说喜欢我和她穿一样的衣服。可我觉得我和她即使穿一样的衣服,也绝不是一个味道。

妈把裙叠起来,没有说话。

我跳上去,对妈很真诚的说:“妈,妈明天穿裙去上班吧,你穿上裙子很好看也很年轻,再说现在你这个年龄的人穿裙子化妆的人很多,你比她们都漂亮你,一定……”妈又笑了,笑得很淡很淡,“可我不是她们。”

我默然,我知道,妈要保持她的“形象”,她似乎很喜欢给别人一种从容随意的印象,正如她说的一样,她在从容的老去与做作的年轻之间,宁可选择前一种。

没人可以改变她的,她比我更坚决。

可她的确需要一种年轻的感觉。我知道她的梦里,一定有一条飘飞的裙。

妈,永远年青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553)| 评论(2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