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活着就是王道

于娟,32岁,复旦大学青年教师,一个两岁孩子的母亲,乳腺癌晚期患者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高中日记之三 坏小孩的苦肉计(代发于娟生前文字)  

2011-04-29 12:21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昨天去高一九,和天宜、斐、蕊、丹及孙老师扯了一通,从心里很舒服。也不知是不是中了邪,竟很积极怂恿大家去滑旱冰。

也不知来来回回经过冰场多少次了,路过时,不免对里面冰鞋轮子上的少男少女肆无忌通的笑声很反感,大概也嫉妒过。因为妈不许我滑旱冰,我一向很“听话”。

今天我是个坏小孩。

上冰场前有段小曲儿,我去叫蕊,真是坎坷曲折。路上掉了两回车链,我一个人在路当中满手油污地满头大汗修车,竟没人问我一句话,社会主义大家庭,温暖?到了她家,她爸不许她出去,她软磨硬磨才放行,半个钟头,至于她爸,我没眼见,因为那黑乎乎的里屋我没进去,男主人也没出来,我只听一个懒洋洋的男声在说着一些我不爱听的话。天,我想我是爱我爸的,应该这样,至少他没如此限制我的人身自由。可爱的我的爸爸。

冰场到了,还好,早了两分钟,不过我们还是最后到的。可爱的我单纯得多可爱呀,我竟相信大家至少除我以外有一个不会滑的。没想到,只我一个大笨蛋,连孙老师也能“自保”。

即来之,则安之。我学他人样穿好冰鞋,竟然能站起来!还迈步!没摔跟头。我怀疑我是不是在梦里学过了。跌跌撞撞我如醉酒人一样在冰场中走着,早就知道学滑冰要跌跟头。我今天预备“跌”会它。奇迹一般(被天宜扶了两把),我走到一旁铁杆处,庆幸没跌倒。一扭头看孙老师四肢都在地上一倒了!不免幸灾乐祸,双手拍掌,没料想脚下也有八只小轮子。于是“叭”一声,很干脆地很爽快地坐在了地上。看来,人是不能幸灾乐祸的。

这下可好,“摔”跟头也上瘾。“叭,叭,叭叭叭叭”我一个劲地摔开了,每两步合一个。有时,根本爬不起来。不过我倒是很大无畏的不怕跌,不怕摔,“跌倒不要紧,只要主义真”。敢情大地母亲太爱我了,拥抱我却不管我乐不乐意。地球的万有引力啊,我怎么就抗拒不了你呢?于是,我在冰场,不是两脚平直坐在地上,就是前抑后合重心不稳,再者,坐在地上系冰鞋——赌气吧。

看天宜她们两个在冰场里牵着手遛达,又气又恨,看孙老师一个人,也悠然得很,简直要冒火:他那姿势也叫“仅能自保”?人的谦虚让人恨!可是,一旦天宜走来要扶我教我,我又不干了:让人教不如自己摸索。

于是,仍在冰场上摔着,爬起,如孩童学步地走,如履薄冰。险些要会了。可差那一丁点,我却怎么也不会。我是个大笨蛋吧。

冰层够厚实的!

于是,孙老师恰到好处地来了点技术指导,我又进步了一点点,不过我发觉自己的依赖思想也还是有的,例如我滑冰(——姑且叫“滑冰”)要跌倒时,只要身边有熟悉的人,蕊、天宜、孙老师无论哪个,就想去抓住以维持平衡,不倒下。唉,怎么那么想不开,壮烈一下又何妨呢!

我竟也有依赖思想。于娟也可怜了一把。

不过可怜的是最最后来,我回家晚了。幸而二哥去了家里救我,不然死定了。可怜膝盖在冰场上壮烈得已经又青又紫,回来又跪了一会儿,实在很可怜。不过,后来因祸得福,妈以为我膝上两团青紫是跪出来的,又疼又气(又愧)给我买了很多很好吃的东西,而且让我休息一天,替我收拾房间。我一直在窃笑,这是后话。

这一天,我真得开心极了。虽然11点时为了演戏,逼真的干哭了几声。

苦肉计吧,回家后演得那场闹剧,虽然我也真的知道自己错了,谁能想到那该死的电话呢?我一向最看不起用苦肉计的,我认为不道德,利用别人的良知、爱心、同情达到自己的目的!不过,不知不觉身不由已,我竟用了。效果,竟不错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219)| 评论(4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